Pierrot

aph全职gf和otgw以及Lifeline和OS,普爷和空松推,文笔修炼中,毫无坑品,咸鱼一般的大一生。墙头多不怕我会劈叉啊【被打】

letter

背景:七年战争

cp向:普英普

设定是Artie给gil写的书信,但愿没有ooc


以下正文


亲爱的基尔伯特 贝什米特


       请原谅我这封不合时宜的书信——在这到处混着硝烟和血腥气的时代,手上的笔比起写信倒不如掷去海对岸那个法兰西佬头上——你应该不会介意我这样对待你的”老朋友”。

        写下这封信时,伦敦难得的见到了太阳,愿它是什么好事的预兆。通信可能是违反了上司命令的行为——新上任的上司下令断绝了一切给予普鲁士的支援与联络,也逼得老皮特不得不辞职。不过这次的书信应该能归于我的个人行为——而不是英格兰。

        对于你上司所经历的事情我感到遗憾,然而我相信这位令人敬重的帝皇或迟或早,必定能振作起来,你也一样。一个年轻而强大的国家总是有足够的资本去推翻面前的逆境,类似的事我知道不少,也有幸作为其中的一位参与者。哪怕施魏尼茨陷落,伯弗恩公爵败北,布雷斯劳失守,西里西亚也大部分沦陷,奇迹也总是会发生的。这是一场关乎意志的战争——在这即将到达最终的时刻,我想我们对于某样东西应该都是怀有信念的,无论什么。愿那位新上任的愚钝的年轻沙皇能为你带来些奇迹。

        据我所知,你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好吧,比起拐弯抹角的到处去打听,我不如诚恳些的在这里说些什么。希望你的身体并不如我所想得那么糟糕。但愿这句话并没有引起什么误会,仅仅是作为你之前的盟友给予的礼节性的问候,如果从被人那听闻到是我抛下你才导致你落到这步的话,我也会十分困扰,所以为了我的名誉务必关照好自己。

        战争这架机器是不受拘束的。它的确是最有效的利器——使我们的发条被旋紧,直至断开。

        我恐怕不能在陆地停滞太久,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收到回信。下次出海前我或许会去敦刻尔克看看——即便就算我站在那也无法看见柏林或是任何你在的地方。愿上天辟佑,当我带着捷报从那几乎成为尸体汤烩的大西洋海面回归时能够看见你稍有些精神的站立在欧罗巴的大陆上——而不是从法兰西或者别的谁那听说你灭亡的消息。

       假设你还能收到我的信的话。


       上帝保佑你


                                                                                亚瑟.柯克兰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