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ot

aph全职gf和otgw以及Lifeline和OS,普爷和空松推,文笔修炼中,毫无坑品,咸鱼一般的大一生。墙头多不怕我会劈叉啊【被打】

科塔尔综合症

#只是想写写精神疾病的梗#
#文笔渣#
#轻微意识流#

【一切都没有任何征兆。】

被带入这里之后,每一日所看见的一成不变的一切——事物,或者人。全部仿佛空壳一般。
就和自己一样。

【没有所谓的起因,就在那一刻,周围的一切全部变成了坟墓一般的诡异存在。甚至连说出“我还活着”这句话都没有任何底气。】

由于并非重症病患,拥有着每天短暂的自由时间着实算是一种幸运的事情。
即使阳光对于我,仅仅像是冷光灯打在皮肤上一般,没有任何实感。外面的楼房像是一座座高耸的墓碑一般,我刚好在其中一个,和这里所有的病患一起。
反正——我已经死了。

【再一次出现异变,是在不久后的早晨。
伴随着呼吸,肺部却没有被空气填充的感觉。被吸入的气体如同脱去了枷锁一般,在体内四处蹿动,再被强行排除体外。
不知道为什么,我确信着——我的肺部,消失了。】

“你的心脏还在正常的跳动。”对面的医生开口了。“你所说的一切腐败和凭空消失的器官都在尽职的运作。”
对于意料之类的回答,我只能以如平时一般的微笑应答。

【紧接着消失的,是我的肾脏。
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却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原本应有两个的肾脏现在只留下了一个。甚至还能清晰的指出消失的是哪一个。
因此,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却没有查到任何问题。】

领取了身为病人的简餐,像是在做每日例行的工作一般将食物送入口中,吞咽下去。
对于已经是尸体的我来说,食物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用于消化的肠道也已经几乎完全溃败,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身体上出现了一道一道的疤痕。
或许真的是疯了。我每一天都会试图确认清点自己是否再一次遗失了什么。
顺着伤口轻轻拽起还在跳动的血管,那些血液和还实际存在在眼前的东西,才让我勉强获得了“我依然残存在这里”的实感。】

被没收了我能接触到的一切锐物。甚至连进食用的餐具也是软塑料制成的小勺。
他们会这么做也是理所当然的。

【那种可怕的感觉以我为中心,慢慢的向外扩张着。
那些人——真的存在吗?在街道上忙碌走来走去的人影。只是幻影而已吧。
那些房屋也一样。仅仅只是存在在眼中——实际上那里什么都不存在才对。
逐渐这么坚信了起来。】

将脸埋入双手中,恍惚间仿佛嗅到了一丝腐朽的气味。
我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嘴角,自嘲似的笑了。

【既然这一切本就不存在的话——
那么我做什么都无所谓了吧?
谁让我也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只是刚好会说话会走路而已。】

即使只是塑料的软勺,也有能做到的事情吧。

【当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这栋商场的楼房已经被藏在角落的爆炸物破坏了七七八八。
灼眼的火舌,以及被建筑物碎片插入身体,浑身被染成血红色仍然在拼命的,向着出口蠕动的幻影。
我感受不到任何歉意或者后悔。
在这个什么都不存在的世界,即使死亡也是虚假的。】

勺沿嵌入眼眶,我却丝毫也不觉得恐惧。
只要…再深入一些。

【又进行了数次这样的行为之后,我,被抓住了。
经过了一些调查,或者盘问。在不久之后,我被带到了这里。】

手上传来粘滑的触感。在阳光下看起来简直像是凌晨的天空一般美丽的眼睛——和在我身上时那种干枯腐朽的色泽不同,几乎让我完全沉浸了进去。
过长的刘海刚刚好遮住了里面已经空无一物的右眼眶。
我抱住膝盖,将脸埋在其中,小声的笑了起来。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