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errot

aph全职gf和otgw以及Lifeline和OS,普爷和空松推,文笔修炼中,毫无坑品,咸鱼一般的大一生。墙头多不怕我会劈叉啊【被打】

章一

 

#ooc严重

#接着之前那个脑洞

#十分水的一章

 

对面传来的声音似乎被干扰着似的,断断续续,伴随着清脆的咔咔声。

“好吧……就是静电声超多。”

像是反应着对面突然沉默的思考一般,顷刻间,泰勒的耳边只剩下了静电的声音。

“不是信号断了吧…?”在黑洞里收到信号本来就是十分让人惊讶的事情了,就这么断了也不算奇怪。尽管如此,泰勒还是有些失落,不信邪似的开始思考起用自己的手敲打它几下会不会稍微好一些,或者举起它用力晃一晃之类的——

阻止泰勒即将进行的某种暴力举动的是,再一次回归的人声。尽管伴随着大量的杂音难以听清,但意外的让泰勒松了口气。

“让……我……试……”

“……几……秒……”

让我试一下,等我几秒?是在说这个吗。为自己能猜出他想要说的话而感觉到了些许成就感。

“…简直就像是个小学生?”随即意识到这种有些幼稚的感想,泰勒将嘴抿成一条线,小声的自言自语。

“什么小学生?”突然传出的清晰男声吓了他一跳,手上的通讯器也差点没能拿稳。

“呃嗯…没、没什么。”泰勒有些尴尬的抹了把脸,磕磕绊绊的转移着话题。“说、说起来,静电声好像没这么大了,你刚刚做了什么吗?”比如把这个通讯器砸在地上。

“……”对面稍稍沉默了片刻,顺着泰勒的话回复了“我更新了一下我的通讯器软件,现在摆脱了这烦人的静电声了。”

“是吗…”看来没有砸。莫名有些失望的泰勒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自从我醒过来开始,这玩意就响个不停。”对面自顾自的说着。

“就是这个通讯器——?”泰勒用手指轻轻敲了敲它的外壳,通讯器的侧边好像刻着什么。“竟然联系到了这边…真是,不可思议?”

“虽然不知道你说不可思议的原因…不过,你好像是我唯一能联系到的人了。”

“唯一?”怎么觉得这情况有点……

“其他频道不是没声就是杂音,也许是受到了干涉,我也不确定。”

眼熟……泰勒陷入了沉思。

似乎有些在意对面人突然沉默一样,男声开口了。“嘿…你还在吗?”

“啊啊…抱歉,我在!”

“…就算和你联系也有点不够稳定,我差点以为这天气彻彻底底把信号吹断了。”对面的人明显松了口气一样。“更何况这还冻得要死,也可能是因为我没穿外套…”

“等等…你在哪?”泰勒算是意识到了眼熟的原因——虽然自己的立场和当时完全反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简单来说,我迷路了。”

“嗯…迷路?”

“是的,所以我真的,需要一些帮助离开这里。尽管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但我得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你。”

好吧,他似乎比当初的自己要…强多了?泰勒努力的让自己的关注点带回眼下的正题上“发生了些什么吗?”

“最明显的…我的体温正在飞速下降。”男声顿了顿。“说真的,我完全搞不清状况。”

“哎?”泰勒愣了愣。

“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更不知道我的方位。”对面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些无奈。“我只记得在雪地里醒来。”

听上去比我那时还要惨,泰勒咂咂嘴思考着当时那个人是怎么做的——说起来,我好像还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啊。他有些泄气的微微垂下头,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联系上。

“…周围还有些什么别的东西吗?”勉强拉回自己的又要飞走的思绪,他思量了一会儿这么开口了。

“从气温上来说,我可能是在西伯利亚到阿拉斯加之间的哪里。风简直要把我吹出一个窟窿来了…”十分合时宜的,男性的声音似乎略微颤抖了一下。

“听上去就很糟…等等,你没穿外套?”

“不过勉勉强强有着制服…上面挂着一个‘V.亚当斯’的名牌……”

“那大概就是你的名字了?亚当斯?”

“大概吧……附近还有一个冒烟的残骸。”听到这里,泰勒的脑内出现了那时断成两节的瓦利亚号,船头的阿雅船长,还有……泰勒用手掌抵住额头,制止自己再想下去。

“……还有什么吗?”

“不远处有个插在冰上的摩托雪橇。”

“大概你之前是坐着它来的这?”

“我也这么想,附近还有个有些摔坏的手提箱,不知道会不会是我的……虽然这些解释不了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如果能打开箱子的话……”泰勒的话突然被对面的惊呼打断了。

“哦!这下真是太好了……”对面的声音带着些意义不明的嘲讽。泰勒发出了表示疑惑的声音。

“我站在一个冰冻的湖上!那个雪橇摩托已经有一班沉进水里了,完全掉进去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真糟……?”

“……是啊,手提箱看起来也不咋地,里面东西多半也泡汤了。”

“不过也只能去看看了吧,说不准现在箱子里还有些什么…”

“…好吧,让我去抓那个手提箱。”说话声停止了,通讯器里传出了一些窸窸窣窣和什么东西碰撞在冰面的声音,没多久,亚当斯再次开口了。“靠近看仍然是一团糟。”

“比如砸破了洞?”

“那倒没有,外壳全都变形了…而且,很显然,还锁死了。”亚当斯的声音明显带着些不满。“难道说这种破地方……”声音逐渐减轻变成了泰勒几乎难以听清的嘟囔。

“说不定是为了防什么……呃……”那些眼睛发着绿光的家伙。

“这连个人都没有吧…嘿,等等!”

“怎么了吗?”

“我找到了些有意思的东西。”亚当斯的语调微微扬起了些。

“什么?难道箱子被砸开了缝可以直接掰开吗?”泰勒被他稍微提起了些兴趣。

“没有这么便利的事情吧。”亚当斯似乎放松了些,呼了口气。“上边有一个标志。”

“标志?”

“这个标志和我的制服上是一样的!”亚当斯顿了顿。“是一个球体……一架飞机还有一些字母。我看看……ALT。”

泰勒想起刚刚摸到的雕刻,把通讯器转了个面,上边似乎就是亚当斯说的那个标志。“这是什么,公司名称的缩写?”

“有可能…这到底是什么标志呢?”亚当斯思考了片刻,泰勒从通讯器里听见了什么东西轻轻敲击金属的声音,大概是亚当斯在做什么吧。

“手提箱里应该会有什么线索吧?比如什么公司的资料啊…还有什么。”

“也许……我看看能不能打开。等我一下。”

泰勒思量着能不能再砸砸这个箱子试试,万一锁就开了呢?不过现在在冰面上…这么做大概有点危险吧。

对面传来有咔咔声,然后亚当斯再次开口。“好吧,现在是…手提箱本身并没有锁。”

“没有锁?…该不会什么,霍格沃茨?”

“怎么可能…这里有个旋钮。”亚当斯演示似的转了一下,清脆的响声透过通讯器勉强传到了泰勒那。

“感觉就像是保险箱?”泰勒想到电影里那种大金库的铁门,沉默了片刻。“该不会放着什么很厉害的东西吧?”满满一箱子古斯通石?那样箱子早该撑炸了。

“谁知道呢——得打开看看。”亚当斯显然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不过,我可没打算瞎蒙。”

“…难道你知道要怎么开吗?”

“当然不。所以…如果你没意识什么的话大概今天是我的不幸日了。”他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些紧张的意味,但是无法否认的是,他似乎在笑。

“呃…等等??”我哪来这么好的运气……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泰勒有些尴尬的这么想着。足够幸运的话,也不会被困在这了吧。

“——我需要你帮我选择。往左边,还是往右边?”

评论

热度(12)